河南信息网
最新:河南二手房产、人才招聘网等新闻资讯尽在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房产信息 > 正文

【大中原 新乡贤】张龙现:一个国学力行者的“乡村影响力”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9/6 17:05:05 人气:50 加入收藏 标签:

《易经》曾经被误解成一本算命的书,但专家认为:《易经》是中华文化的总源头,是诸子百家的开始。

  《易经》中有八卦,八卦中有一卦为乾,乾为天。

  乾卦中有这么一句: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历朝历代有各种的解释,其中一款解释是:见龙在田是看见龙出现在大地上了,见同现;利见大人是把吉利带给大众。

  “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是谁给我起的,只是我学国学后才知道,我的名字好像大有来头。”伊川县城杜康大道12号是诸多县城都有的那种独家小院,这家的户主72岁,退休前当过乡长、书记和交通局长,他的名字叫张龙现。

  有不少人叱咤官场多年退休后,有很强的失落感,甚至一夜白头:“我没这感觉,特别是从2010年开始潜心学国学后,就觉得视野宽了、境界高了、烦恼少了、人生更有意义了。道德修养水平提高后,我先是影响家人,后来找我的人多了,我外出交流分享的机会也多了,能给乡亲们解决问题了,所以我退休这么多年了,不但没有失落感,反而很有成就感,这也算是一种老来福吧!”

  8月20日,伊川,张龙现说。

  现在张龙现社交场合行的是鞠躬礼,并且是标准的深鞠躬。


01

张龙现家的二楼有一百多平方米,多个空间有多种安排,里面挂了毛泽东和习近平的画像,挂了文明和睦家庭评选标准、身家兴衰循环图等,最里面的一个小空间里,供奉着张家已逝的亲人

  杜康大道12号是张龙现的家。

  他家的二楼有一百多平方米,里面挂了不少当地书法家根据张龙现提供的内容写的书法作品,这就是张龙现开办的“家庭传统文化道德讲堂”所在地。

  张龙现现在的身份是伊川县国学文化促进会的首席顾问,同时又是洛阳市尊老爱幼促进会伊川分会培训基地的讲师,这个当年主政一方的官员,现在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身体力行者。

  “我是2006年退休的,平生不吸烟、不喝酒、不耍牌,基本没啥爱好。”张龙现说,大概是2010年前后,有个亲戚带他4岁的孙女来家里做客,中午吃饭的时候,小孙女让她爷爷和张龙现先坐,并亲自给两位长者摆放筷子。

  “我当时想,这个小孩子怎么这么知道规矩呢?一问才知道,这个孩子已经在洛阳的一个国学馆学习了一年。我当时很震惊,想想自家的子女及孙子孙女,就觉得这种培养方式很有必要。”张龙现说。

  随后,张龙现打听到了郑州荥阳有个国学馆,他就慕名赶了过去参观学习,后来又在暑假带他的孙女去荥阳这个国学馆学习。

  “孩子学习一段时间后,待人接物明显提高了一个档次,有气质了,也有气场了,我也觉得自己找到一个突破口,以后就开始钻研国学了。”毕竟从政那么多年,加上痴迷,张龙现很快就学出了门道。

  张龙现领悟到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后,在自己学习的同时,把子女、孙子孙女都拉过来一并学习。

  “孩子们搬出去住后,我家的二楼一直是空着的,为了营造一个学习的环境,2014年,我投资了一万多块钱把二楼改造成了一个家庭传统文化道德讲堂,定期把家人喊回来一起学习,学完了还让家人分别谈感受。”张龙现说,刚开始让大家学习,可能因为他是家长吧,都不敢不来,到后来家人学习的自觉性都很高,这是他原来没想到的。

  这个道德讲堂慢慢被左邻右舍以及张龙现原来工作过的单位同事们知道了,时不时就会有人来这里看看、听听、谈谈。

  先是伊川县城内的人来,后来张龙现外出讲课,伊川乡下的、洛阳市内的包括周边县的人逐渐也过来了。

  “我还真没有想到,我的这个家庭传统文化道德讲堂现在变成了社会传统文化道德讲堂了!”张龙现很高兴。



张龙现在他的家庭道德讲堂里


02

“好孩子还是瞎孩子,是祖国的栋梁还是败家子,我们这些幼儿园的老师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们就要像妈妈一样对待每一个幼儿。”这是张龙现在给幼儿培训机构老师上课的一席话

  8月20日上午,张龙现应邀到伊川县水寨一家幼儿培训机构给即将开学的幼儿园老师们上国学课。

  20多个幼儿园老师坐在教室里,听张龙现讲了半天的国学。

  张龙现说,中国有句老话叫“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什么意思?就是说人从小品德的形成非常重要,是好孩子还是瞎孩子,是国家的栋梁还是败家子,除了家长教育外,责任重大的恐怕就是幼儿园的老师了。

  社会发展要向前看,但是家庭要向后看,所谓向后看就是看后代,如果后代不能立德,这个家庭注定要败下去的。

  张龙现说:“任何人都希望子孝孙贤,如果放弃了教育,孩子就可能误入歧途,同样的聪明才智,有德方贤,如果有才无德,这样的孩子会更可怕。”

  德从何来?积善成德。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醉心国学后,这个曾经的乡长、书记和交通局长,居然还检讨和反思他在位时的错误和不良呢!

  “现在想想,当时也年轻,有些事情确实是不该做的。”张龙现说。

  譬如计划生育涉及政策性的东西吧,张龙现不愿意多说:“我当交通局长的时候吧,有人一直认为我很小气,有个领导曾经教育我说,老张啊,吃吃喝喝有啥啊,都是工作。我也想,反正没吃我的,我也没把钱装我兜里,吃就吃吧!又是到洛阳请客,一桌菜都上千,没吃几口,都扔那里了。读了圣贤书,现在我想起来,就觉得真的是犯罪!”

  张龙现和他的热衷传播国学的同伴们筹资印刷了《朱子家训》《弟子规》等多种小册子,一有合适的机会,他就把这些小册子送人,他的目的就是想让所有的人对中国传统文化心生欢喜、入心入脑。

  伊川县县直中学有60个班,学校请张龙现等人去给每班上过一节国学课。

  “我没想到,国学居然在中学那么受欢迎。我在讲课的时候,有些班在上体育课,很多孩子放弃了打篮球的机会挤到教室后面听,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我感觉到了国学的魅力和祖国的希望。”张龙现说。

  几年来,张龙现在自家讲了60多场,外出讲了200场。

  “我去嵩县讲过,去少林寺武校讲过,在洛阳也讲过几场,最多的一场有1000多人听呢!我估计,至少有上万人听过我讲传统文化了!”

  张龙现自豪地认为,尽管自己退休了,但余热发挥得还不少。



张龙现讲国学


03

传统文化不是说说就完了、听听算一遍,它深入人心后就能修己化人,督促人改变观念和思路,甚至会解开多年的死结,化解无数的矛盾

  伊川县各单位都有道德讲堂,并且县文明办还组织了一班人去听、去评。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个女的,说她是某单位的工会主席,文明办邀请她去当评委,听了我的课很受启发,自己家里有点事,想请我给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张龙现说。

  这女的在家里排行最小,上面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其父从洛阳退休后,返回伊川农村老家养老,今年87岁了。前年其父脑梗偏瘫,在赡养老人方面,兄妹们发生了争执,在家贴身伺候老爸的二哥被大姐和大哥打了一顿,头上打了个血窟窿,缝了14针;二哥极其恼火,要和大姐大哥打官司,扬言官司打不赢,就拿刀把大哥给捅了。

  那女的给张龙现说,她在家是最小的,说哥哥和姐姐们人家也不听,找本家的一个叔叔说了无数次,都没结果,她怕出人命,听了张龙现讲的孝道,想让张龙现给他们兄妹几个讲讲,解劝一下。

  “后来我和这个女的见了一面,又见了给他们兄妹们说过事的本家叔,大家一起研究了个办法,就是请大家都到我的家庭传统文化道德讲堂来,我给他们上一课。”张龙现说。

  去年8月的一个周日,姑娘专门把她爹娘从老家拉到伊川县城,其他兄妹几个也从洛阳赶来了,兄妹们见面互相连招呼都不打。姑娘的爹在轮椅上不能上楼,其余人都到楼上听张龙现讲课。

  “我当天并没有结合她家的具体事讲,我讲了历史上子女孝敬父母的很多例子,着重讲了善恶有报、如影相随。讲完后,我让大家谈谈看法,没想到意外发生了。”张龙现说。

  这家的大姐是老大,丈夫前几年去世了,儿媳妇也不是很孝顺,可能是善恶有报触动了她的神经,张龙现让大家谈看法的时候,她扑通一声跪到了母亲面前磕了几个头,然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说:妈,我错了,你别跟女儿一般见识,你女儿就是畜生!

  二哥挨了打,本来就一肚子气,这时光流泪不说话,跪在地上给妈妈不停地磕响头,额头上都起了包。

  兄妹几个当场表示,以后要好好伺候老人,当时就写了协议,轮流伺候,五个子女一人管一个月。

  事情定下来以后,兄妹几个一定要请张龙现等人吃饭,张龙现就推荐了门口的一个陈记饺子馆。到饺子馆以后,张龙现让饭店老板找来一张凉席,让兄妹几个的父母上坐。“我当了司仪,喊着,让他兄姊妹几个给父母行了三跪九叩大礼。”张龙现说,当时87岁的老先生泪流得都擦不及。

  伊川县酒后村有个村民,30年前其父因为偷了点东西被叫到派出所,然后在派出所自杀了。这个村民上访不止,告了30年状倾家荡产了。他在洛阳工作的一个姨妈拉他来张龙现的道德讲堂听了一次课,张龙现对他说:你现在倾家荡产了,你父亲的在天之灵是不安稳的,你的日子过不好,就是对父亲的不孝。

  当然还说了很多,这个村民表示不再告状了,要回家干活挣钱,用自家的好日子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04

张龙现夫妻两个每月共有六七千块钱的退休金,子女们都有工作、有收入,去年2月28日,他们回老家给父亲过十周年祭,在当地反响很大

  夏秋的天是窟窿天,捉摸不定,谁也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结果一场雨下来,墒沟东边不旱了,墒沟西边的庄稼可能还要被旱死。

  8月21日上午,伊川县吕店乡上庄村的田地里,玉米大多都旱得卷叶了,只有特别耐旱的谷子,尽管长势不好,还勉强结了谷穗。

  上庄,这是张龙现的老家。


  村委会对面的小卖部里,几个妇女在钩织一种绒线花(上图),她们说这是给一家帽子工厂加工的,加工一朵花的报酬是两毛八分钱。

  提起张龙现,一位年长的妇女说:那人可好了,没架子,回来了见谁都打招呼,可亲热人了。

  说起去年2月28日给父亲操办十周年的祭的事,张龙现的二弟张献周说:那事办得排场,在俺这方圆是第一份。

  伊川县有给父亲做十周年祭的习俗。弟兄们在商量这个事的时候,认为应该操办一下,一则是父母养育了兄弟五个操碎了心不容易,二则这么多年家里也没办过什么大事,倒是送出去了不少人情,该回回了。

  张龙现是家里的老大,他坚决反对收礼。

  “经过反复和兄弟们商量,大家同意了我的意见,除了亲戚们到坟上祭拜一下外,我请了几个国学讲师,来给乡亲们讲一天国学,中午我家管饭,不设礼桌,不收一分钱礼。”张龙现说。

  当日来听课的人很多,除了本村的,附近几个村的乡亲们也来了不少。

  “中午家里熬了三大锅菜,两锅肉菜一锅素菜,买了800个大蒸馍,还有一锅大米汤,中午开饭,乡亲们来了很多。”张献周说。

  当日这个祭拜活动,张龙现还有其他的安排。他给上庄7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发了一桶食用油,80岁以上的老人另外又发了100块钱;下午国学课讲完后,张龙现给听课的人每人发了一个毛巾包,里面包了一块香皂。张献周说:“当天总共发出去600多个毛巾包!”

  张龙现在老家光待客不收礼的事在上庄影响很大。

  吕店乡政府一位同志说,前一段时间该乡叶村一位有钱的老板给自己的外婆过八十大寿,也照着张龙现的做法做了,事办得很隆重,也是不收一分钱的礼。

  叶村的事张龙现之前并没听说,他知道这事后很高兴,说这是“乡村影响力”。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